字:
关灯 护眼
七喜中文 > 功名 > 第十五章惊夜

第十五章惊夜

这人身高八尺,浓眉高鼻,在光影昏暗之中显得英挺而阴郁。

——刘知远!

赵旭大吃一惊,第一个念头就是拔脚跑掉,可是再一想,站住了。

刘知远在等自己!

刚刚,在田家,他可能已经觉察到了自己紧张时搞出来的动静,但是故意的不在田家动手罢了。

“我母亲和我哥哥呢?”

刘知远听到赵旭的问话,却不回答,他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年纪虽不大,但是个头却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年,心说对一个即将要死的人,何必废话。

刘知远本来以为潜入田家的,是个蟊贼,没想到跟踪了一会,竟然发现是赵旭。这真是意外之得。

“你和石敬瑭不仅杀了我父亲,我母亲,还有我兄长、家人,还杀了曲沃全村,反而将这些栽赃在我的身上。你们太无耻了!”

赵旭很激动,声音有些大,刘知远心想你声音大,招来了别人,也是死,还死得更快!因为你就是个通缉人犯。

至于你哥哥?可笑,人家如今是虢王,皇帝亲封的,天底下除了你这个漏网之鱼,还有谁会将虢王是从民间找回的这个秘密泄露出去?

那么无论如何,这会杀了这个赵旭,都是一件大功了。

刘知远冰冷的目光深深的刺疼了赵旭,他猛地朝着刘知远扑了过去。

刘知远的眼神瞧赵旭就像是在瞧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一样,等到赵旭靠近,他就要伸手捕捉,忽然寒光一闪,赵旭的手里猛然多了一把刀,刀光如同银链,“嚯”的就劈向了刘知远。

刘知远闪身避开,赵旭回头又是一刀,刘知远又避开了,赵旭怒吼一声,再次挥刀砍去,刘知远再次避开,还在躲避的时候一脚踹在赵旭的背上。

赵旭被刘知远踢得往前冲了好几步,撞到了墙上,才站稳。

刘知远轻轻的摇了一下头,眼神里也不知道是轻蔑,还是无视,但样子绝对是在说赵旭不行。

赵旭满腔的怒火像被倾盆的雪霜浇灭一样,瞬间浑身冰凉彻骨。他知道,自己根本打不过这个刘知远。

赵旭从小从父亲那里也学到过一些强身健体的方法,甚至他还因为喜欢好武要求父亲赵勋严加教导自己,而赵勋却说真正的格斗搏击之术全都是在战场上一刀一枪的用性命学回来的,其余根本没有什么捷径,花拳绣腿的没有任何的实战意义,遇到真正的高手,那些花里胡哨的动作就跟三岁孩子在三十岁成人面前挑衅一样。

那些经验丰富最高明的师傅,即便手把手的教导,也不过教了学生一些皮毛罢了,花架子耍起来看着虎虎生风的。单纯的只是竞技,纯粹演练,为了博人眼球的话,只要将身手练的矫健,力气大,加上一些套路的操演,就足以达到目的了。

但是要想成为真正的强者,就去战场上一刀一枪的厮杀,经过一场又一场的生死较量之后,能活下来的,就是百人敌千人敌乃至于是王者。

这个道理就跟庖丁解牛一个道理,熟能生巧,滴水石穿,绳锯而木断。

父亲的话一度的让赵旭十分的苦恼。在他的认知里,父亲赵勋就是一个无所不能的英雄,就是一座蕴藏丰富宝藏的高山。而自己明明有父亲这座堪称高山的师傅在眼前,却不能通过指导和努力像高山一样的优秀,这太郁闷了。

难道自己真的要去杀多少人才能像父亲那样?可是去哪杀人?杀谁?

于是赵旭只能四处找人打架,借此锻炼自己,天长日久,四邻八乡都知道曲沃有个爱惹是生非的赵二郎,母亲梅嫣儿和父亲赵勋的训斥和禁足,对于赵旭而言,也就成了家常便饭。

但是今夜,赵旭再次碰到了刘知远这个强劲的对手。

赵旭像是被刘知远的神态所刺激,他挥刀对着刘知远又扑了过来。就在离刘知远五步远的时候,赵旭猛地站住,看着刘知远身后说:“是谁?”

刘知远也一愣,回头一看,但同时已经警觉,知道自己上当了。

哪有什么人!

赵旭右手的刀从刘知远的脖子上斜砍下去,刘知远冷哼一声,身体往后倾斜,等赵旭的招式老到,他一拳打在赵旭的肋下,右手对着赵旭的胳膊猛击,将赵旭打的浑身一颤,将赵旭手里的刀就夺了过去。就在这时,赵旭的左手猛地对着刘知远打来,刘知远本想嗤笑一声,但是立即觉得不对,他急忙的躲避,右边肘下一疼,竟然被赵旭手里的匕首给刺了一下。

原来赵旭的右手刀劈是虚,左手匕首偷刺是实,刘知远大怒,这小孽障这样的狡猾,要不是自己警觉,今晚就要吃大亏了。

赵旭一刺不中,就要再向前,刘知远已经动怒,哪里还能等着赵旭再来,他将从赵旭那里夺来的刀“唰唰唰”的挽了几个刀花,就要砍向赵旭。

这时赵旭眼睛睁得透圆,对着刘知远身后又是一声:“田蕊?”

刘知远再次一愣,他扭身再看,可是同上次一样,哪有田蕊的影子!

“这个小骗子!”

赵旭喊出了田蕊名字的同时,就已经纵身往巷头跑去,刘知远刚追了两步,没想到到了丁字路口的赵旭又歪头说:“那是谁!”

刘知远这下却再也不上当了,他冷笑一声就要砍,却发现另外一条巷子里有人骑着一匹马,而这匹马在这个人的操控下猛向自己冲过来。